第92章 萬古歲月的靈氣精華

在紅纓仙子極其強硬的態度下。

麵對淩絕頂殺人不眨眼的八大金剛,以及那位吃人不吐骨頭的人魔屠夫。

端陽、流光、龍興、立群、懷玉,加上驚羽小霸王。

六人最終還是屈服了。

在高峰展台,在眾目睽睽之下,對著那幅震古爍今的蒼古大地不朽之圖,跪下叩頭,連叩九九八十一個。

一個都不敢少。

六人都知道。

今日這一跪。

他們在青州二十四郡再也抬不起頭,或許十年二十年百年以後,這件事會被世人漸漸淡忘,可一旦被人提起,那是他們永遠都不願麵對的屈辱。

這一幕令人唏噓感歎。

無人同情。

畢竟賭約是他們自己提出來的,如今當眾丟人現眼,完全是咎由自取,活該如此。

唯一值得慶幸的是。

所以人都沉侵在那幅不可思議的蒼古大地不朽之圖中。

倒也無人議論六人。

北長青以虛空畫乾坤,畫出第二幅蒼古大地不朽之圖,不僅綻放漫天異彩,異象橫空不說,還引九天神雷炸響,就連神聖古鐘為之長鳴。

此事第一時間在萬裡郡引起轟動,各大門派的老前輩紛紛趕來。

親眼見到懸掛在半山腰那幅巨大的蒼古大地不朽之圖,無不為之震撼。

事情很快在青州二十四郡傳開。

各大門派紛紛聞訊而來。

淩絕頂整片山域,人山人海,到處都是人,擠都擠不動。

就連淩絕頂外麵也都是黑壓壓的人群,甚至整個萬裡郡都是熱鬨非凡。

人。

實在太多了,數不清,也數不儘。

倒不是大家都喜歡湊熱鬨。

而是此事,實在太過傳奇,太過神話。

是的。

傳奇神話!

也隻能用神話來形容。

虛空畫乾坤,此為傳說中的書畫絕技,但凡精通書畫的修士,無不嚮往。

縱觀古今,冇有人能夠隨隨便便畫出一幅蘊含大道氣韻的畫。

如今。

北長青以山嶽為布,為漫天靈氣為墨,以九杆龍槍為筆,虛空畫乾坤。

以九龍開封。

以美酒澆築。

以大日點睛。

點出了漫天異彩,點出了異象橫空,也點出了九天神雷,更是點出了神聖古鐘。

這一幕。

古今罕間。

莫說當代無人能及,即使千古、萬古也聞所未聞。

這不是傳奇是什麼!

這不是神話又是什麼!

得知北長青並未離開,就在淩絕頂的彆苑。

很多人都想拜訪。

可惜。

北長青正在休息,拒不見客,誰也不敢去打擾。

端陽公子背後的開元宗,驚羽小霸王背後的紫陽世家,龍興、立群、懷玉背後的各大門派長老等人,想要去找紅纓仙子討個說法,結果吃了閉門羹,紅纓仙子連搭理都懶得搭理他們。

淩絕頂的水深。

紅纓仙子的背景更深。

深到無論是開元宗還是紫陽世家都不敢與紅纓仙子撕破臉皮。

冇法子。

也隻能忍氣吞聲。

不然怎麼辦?

找北長青?

開元宗、紫陽世家的長老們都不是傻子,如今北長青畫出一幅震古爍今的钜作,各方勢力都想拉攏討好。

這個時候去找北長青的麻煩,無疑等於找死。

連四海這等巨頭在那幅钜作麵前,都不得不放低姿態,更莫說他們。

這一次。

四海高層來了很多大人物,得知李懷父子在淩絕頂遭受屈辱,非但冇有為其出頭,還劈頭蓋臉訓斥了一頓。

在四海諸多高層的壓力下,李懷父子這次遭受屈辱丟儘顏麵不說,還得登門像紅纓仙子賠罪。

更加讓李懷崩潰的是,本來四海高層已經放棄了北長青,決定不再投資,偏偏北長青畫出一幅古今罕間的钜作,四海高層再次蠢蠢欲動。

如果此事一旦定下來。

意味著李懷這麼一位人仙之士,就得登門向北長青賠罪道歉。

如果他的賠罪道歉能緩和北長青與四海的關係也罷。

如果緩和不了。

那他李懷能不能繼續留在四海都是一個未知之數。

這讓李懷很憋屈。

也很懊悔。

回去之後結結實實把流光這麼一位坑爹的兒子打了一頓。

這個氣,他也隻能撒在自家兒子身上了。

……

此次四海所舉辦的展覽會,展覽的不僅僅是名畫,同時還有不少奇珍異寶。

其中有一件異寶。

是一塊萬古璞玉。

也不知道是何緣故,這塊萬古璞玉莫名其妙的顫動起來。

剛開始的時候,還隻是輕微顫動,現在顫動的幅度約來越大。

此刻。

四海諸多長老聚集在淩絕頂一處莊園裡麵,都在盯著那塊三尺多高的萬古璞玉。

原本這塊萬古璞玉暗淡無華,可現在隨著顫動的幅度約來越厲害,璞玉開始變的通透起來。

“這塊璞玉是何時出現變化的?”

問這話的是一位老者,是乃四海的大內長老,文耀老仙師。

他在四海地位極高,一句話便可將李懷這種外務長老踢出去。

“就是這兩日。”

“這兩日?”文耀老仙師眉頭一蹙,追問道:“是那無雙公子虛空畫乾坤之前,還是之後?”

“應該是之後吧。”

“到底是之前還是之後!”

“之後!”

“是了!是了!應該是了!”

文耀老仙師頗為激動的說道:“無雙公子虛空畫乾坤,綻放漫天異彩,這塊萬古璞玉極有可能受到異彩的影響,孕化出了什麼。”

一聽這話,場內所有人也都跟著激動起來。

萬古璞玉一旦孕化,那必然是天地瑰寶,甚至可能生出靈性之物。

“不過……現在高興還為時尚早,也可能是萬古璞玉的迴光返照。”

文耀老仙師的話猶如一盆涼水般澆滅了眾人內心的興奮。

關於萬古璞玉,一直都流傳著一句話。

璞玉異變,非生即死。

萬物皆有靈,璞玉更是如此。

修士們修煉無數歲月,隻為最後那一次渡劫,若能渡劫成功,便為仙,若是渡劫成敗,身死道消。

璞玉曆經千秋歲月,萬古時光,吸收天地之靈氣,日月之精華,也為最後那一次渡劫。

若能渡劫成功,便成生靈。

若是渡劫失敗,同樣化為灰燼。

不同的是。

修士們,所渡之劫看得見也摸不著。

璞玉所渡之劫既看不見也摸不著。

突然!

哢嚓一聲。

萬古璞玉上裂開一道口子,從中綻放出一道耀眼的光華,光華直沖天際。

此刻淩絕頂人山人海,聚集著數不儘的修士,發現光華,第一時間趕來,各大門派的人仙老前輩一眼便瞧出來萬古璞玉正在經曆生死之變,羨慕之餘,紛紛表示祝賀。

雖說這青州地界,冇有人敢搶奪四海的東西。

不過。

以防萬一,文耀老仙師等一幫四海長老還是出手佈置陣法,將整座莊園籠罩起來。

哢嚓!

萬古璞玉顫抖的愈發厲害,表麵又裂開一道口子。

哢嚓!哢嚓!哢嚓!

一道接著一道。

給人的感覺這塊璞玉不像在孕化什麼寶貝,更像要爆炸了一樣。

由於這是萬古璞玉,吸收了萬載歲月的天地靈氣,日月精華,一旦爆炸,威力之大,無法想象,四海的長老們也都不敢繼續留在莊園,接連離開。

即使文耀這等老仙師也都不敢托大,離開莊園後,又佈置了幾重陣法。

哢嚓!

哢嚓!

轟然一聲巨響。

萬古璞玉爆炸開來。

威力比想象中還要可怕,諸般陣法當場被震的潰散消失,整座莊園也在瞬間被夷為平地,就這還是陣法消除了大部分力量,若非如此,旁邊那些看熱鬨的修士恐怕不死也得殘。

眾人再次張望過去。

萬古璞玉呢?

不知道。

冇了。

不見了。

孕化出來了什麼靈性之物?

什麼也冇有孕化出來!

隻有漫天的靈氣精華!

這漫天的靈氣精華,是乃璞玉吸納了萬古歲月的天地靈氣日月精華,可謂精純至極。

如今綻放的漫天都是,聚集在淩絕頂的修士們,包括那些人仙老前輩冇有任何遲疑,第一時間瘋狂吸納。

“這是我們四海的!!”

“誰也不準吸納!”

“誰敢!”

四海長老們瞧著漫天的靈氣精華,內心都在滴血,嘶聲呐喊。

隻是。

在這個節骨眼兒。

誰他麼的還管你是什麼四海長老不長老!

這可是萬古歲月的靈氣精華。

毫不誇張的說,吸納一口,可能抵得上一個月、甚至一年的苦修!

最重要的是。

若是運用得當,亦可以憑藉這一口萬古歲月的靈氣精華,突破現有境界!

誇張的嗎?

不!

萬古歲月的靈氣精華遠比想象中誇張的多。

這玩意兒煉化之後,若用之法寶,可能生出靈性。

若是用之自身修為,甚至可能生出造化。

四海的長老們,見威脅不起作用,趕緊祭出法寶收集漫天的靈氣精華。

不過。

他們收集,聚集在淩絕頂的修士們,也都冇有閒著,一邊吸納,一邊收集。

這個時候,那就看誰的胃口夠大。

誰的手段高明。

誰手中的傢夥厲害!

放眼望去,好傢夥!

淩絕頂是上空,不是五顏六色的葫蘆,就是綻放光華的大玉瓶,還有一尊尊鼎爐,個頭是一個比一個大,瘋狂吸納著漫天的靈氣精華。

一位似若山野屠戶的人仙,站在一個巨大的葫蘆上,隻見他怒吼一聲,身體驟然膨脹起來,一竄三米之巨,再竄六米,三竄之後,整個人九米之巨,宛如巨人一般,大嘴一張,瘋狂吸食著漫天靈氣。

這山野屠戶不像什麼好人,腳下的葫蘆法寶吸收著,自己個兒也變成巨人瘋狂吸納著,還用手中的飛劍揮舞劍訣,將其他人的法寶一一斬落。

我的師兄絕世無雙
上一章
下一章
目錄
換源
設置
夜間
日間
報錯
章節目錄
換源閱讀
章節報錯

點擊彈出菜單

提示
速度-
速度+
音量-
音量+
男聲
女聲
逍遙
軟萌
開始播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