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幫悲情炮灰逆襲(快穿)第 1 章

snapdragon文學"con395602snapdragon文學

snapdragon文學“我幫悲情炮灰逆襲(快穿) snapdragon文學”snapdragon文學

太子現在很懵,任由誰在戰場上打仗打了一半,原地飛昇,都會懵。

再看他飛昇的地方,太子就更懵了,麵前這彷彿菜市場一般亂糟糟,討價還價的地方,當真是無數修士夢寐以求的得道成仙。

空氣凝固了一瞬間,吵成一團的人們稍微瞧了一眼太子,見他身穿鎧甲,渾身戾氣,瞧著便像剛剛飛昇上來的小仙。

三千大世界,九千小世界,每日飛昇上來的修士雖然不多,但也不是什麼稀罕物件。

因為在場的仙人們靜了一瞬間後,再次爆發起激烈的爭吵。

所爭吵的範圍,還是三座枉死城都容不下的渾身怨氣之人。

“帝君,我們真的是儘力了呀。”

“這些人隻要他們肯投胎轉世,全都是富貴命格,可是他們還是渾身怨氣,我們什麼辦法都有了,可還是冇用啊。”

“帝君,我把這些人送回從前,讓他們向仇人複仇,有些人能力有限,我們也幫他們報了仇了,可是他們就是渾身怨氣,經久不散啊。”

“閉嘴,都是爾等無能。”帝君仙氣飄飄的揮了揮袖子,“再多派幾個人,如果能解決了枉死城的問題,重重有賞。”

下麵的人聞言,不但冇有高興的神色,反而露出一張苦瓜臉來。

現在稍微機靈點的人全都躲這個苦差事躲得遠遠的,他們上哪兒派人去啊!

帝君顯然也知道這點,他指著穿著鎧甲的太子,道:“就是你了,你記得,化解枉死城裡麵的怨氣,就是你飛昇成上仙的第一個任務,你一定要完成好了。”

“隻是化解怨氣就可以嗎?”太子臉上露出幾個恰到好處的疑惑目光。

“對,月老,你去給新來的講好天上的規矩。”帝君也知道,他這事辦的有些不地道。

坑老熟人也就算了,把一個剛剛飛昇上來的,懵懵懂懂啥也不知道的修士,丟到這麼個苦差事裡。

帝君心裡多多少少有些心虛。人一心虛起來,就容易忘事,比如他就忘了詢問飛昇之人的來曆。

月老看著身穿鎧甲的太子,怎麼看怎麼不順眼,直接給他換了身仙氣飄飄的衣服,囑咐道:“天上不比人間。以後你就穿這身行頭吧。”

太子摸了摸華美服飾,冇有反對,眼中晦澀不明,好東西又有誰會嫌棄少呢?

“這是天上的宮規你記住了。”月老說著,從懷裡拿出一本書來,“你這次的任務就是穿到小世界裡,化解掉枉死城裡無數冤魂的怨恨,手段不論。”

太子聽到這句話時總算有了些麵部表情:“手段不論?”

“是啊,我們這也是冇有辦法了,如果真是大奸大惡之人,死後會進地府受罰,可是枉死城裡的人,冇有一個不是蒙受了天大的冤屈,隻要他們肯化解怨恨重新投胎,什麼都可以。”月老說道。

太子聞言,輕飄飄的笑了:“因為我是新來的,所以纔給我這麼簡單的任務?”

月老心道,簡單?你經曆幾個世界就知道到底簡不簡單了,枉死城這幫玩意就是茅坑裡的石頭,又臭又硬,還不能放著不管。

月老覺得他說再多次,也不如親自做一次領悟的深刻,再把所有事情交代清楚之後,隨機把太子扔進了小世界之中。

太子看著現代化的傢俱,他的眼中透露出幾分震驚,原來仙界之人,都是居住在這樣地方?

很快,太子臉上的震驚全都消失不見,他的麵前突然出現了一家四口人。

太子能看到他們,他們看不到太子。

“你要笨死是不是?12歲了,你也不是個小孩子了,學習學習要我們督促,吃飯連個筷子都不會拿,我怎麼生出你怎麼個玩意,一點都不如你弟弟聰明懂事。”女子單單隻是罵還不解氣,還要用手去戳男孩的腦袋。

戳了幾下後,看到男孩站在這裡,一動不動像個木頭一樣,女子心裡升起幾分挫敗,緊接著大喊起來:“都是你,你這個當爹是怎麼教孩子的,他快把我氣死了。”

“老婆老婆,彆生氣,我幫你打他。”男人說話的時候,直接朝著男孩走了過去。

旁邊七歲孩童天真無邪的聲音傳來:“打哥哥,打哥哥,打了哥哥媽媽就不生氣了,寶寶不想讓媽媽生氣了,媽媽你看,寶寶考試考了一百分哦。”

夏夜聽到夏寶寶這話,他的臉上露出幾分恰到好處的悲傷和諷刺,他不懂,一母同胞,為什麼他在這個家裡像個外人一樣。

男□□頭已經落在了身上,夏夜隻能強迫自己,忍著。

太子看到這一幕,皺了皺眉頭,他這個時候已經知道了,夏夜就是那個需要他化解怨氣的人,隻不過為什麼這個人好像冇有了枉死城的記憶,像一個真正的12歲孩子。

“枉死城困住的是他們的怨氣,他們的靈魂要永生永世重複同一件事情,除非有人能把他們的怨氣散了,他們才能重新投胎。”月老的聲音再次傳來。

太子垂頭,心道,怪不得枉死城裡的人怨氣如此大,周而複始的重複同樣的人生,就算失去了記憶,怨氣也是會大的。

這次的任務目標是夏夜。

夏夜和夏寶寶是同父同母的兄弟,隻不過他們兩個差了五歲,夏夜出生的時候,夏家夫妻兩個窮,又忙生意,於是把夏夜扔在老家,獨自拚搏。

五年後,兩個人事業有成,再加上夏夫人懷孕了,這纔有心思把夏夜從鄉下接回來。

剛接回來的夏夜,渾身上下臟兮兮的,能搓出二斤泥,看到親生父母也是唯唯諾諾,不會拿筷子,不會拿筆,每次考試都是倒數第一。

一年級的成績,夏夜能考出倒數第一,夏家夫妻看著這樣的夏夜,簡直傷透了心,打也打了,罵也罵了,可還是一點用處都冇有。

唯一讓兩個人安慰的就是夏寶寶了,夏寶寶和夏夜簡直就是兩個類型,夏寶寶聰明懂事活潑開朗,還和父母親近。

夏家夫妻冇有參與夏夜的成長,本來就不喜歡夏夜,有了這個對比之後,更加討厭,在她們眼裡,夏夜粗俗,無知,蠢笨,夏寶寶聰明懂事。

然而知道後麵全部記憶的太子卻知道,事情並不是這麼回事。

人都有趨利避害的本能,夏夜犯錯被打的時候,夏寶寶看到了,他就本能的不去乾一些註定會惹父母生氣的事情。

就算偶爾犯錯,夏家夫妻也會覺得是夏夜這個當哥哥的冇做好好榜樣。

在她們發現打夏夜夏寶寶會長記性後,不但冇有絲毫愧疚,反而把這個當成了養娃經驗,打一個,另一個就記住了,這實在是再好不過了。

夏夜和夏寶寶的成長軌跡中,滿滿的對比,夏寶寶房間裡有成堆的玩具,夏夜房間裡隻有一張床。

夏夜小升初考砸,被分配到最差的學校,冇考上高中,學了門修車的手藝,就被打發出去自力更生。

夏寶寶小升初考砸,夏家夫妻花錢安排他上了高初中,中考考砸了,花錢塞進最好的高中,高考成績不理想,出錢供夏寶寶出國讀書。

中途花的補習費更是多的數不勝數,夏寶寶的未來,可以說是硬生生用錢堆出來的。

出國的夏寶寶找了個外國媳婦,定居國外,夏家夫妻更是把錢都花在了夏寶寶身上,等到他們老了不能動了,直接找上了夏夜。

夏夜的後半生,一邊養兩個老人,一邊要聽夏家夫妻把他和夏寶寶從頭比到尾,夏夜忍無可忍說了一句:“他有本事是你們用錢砸出來的。”

這話捅了馬蜂窩,夏家夫妻把三姑六婆七舅姥爺,叔公叔父等所有八竿子打不著的親戚找來,求他們主持公道。

最後的結局是夏夜跪著朝兩個老人磕頭認錯。保證再也不說這樣的話了。

太子思索起夏夜的一生,覺得夏夜不該有這麼大的怨氣,活著的時候都能忍,怎麼死了反倒是不能忍了。

夏爸爸打了夏夜一頓,客廳一家三口其樂融融,房間裡的夏夜一個人躲在角落裡舔舐傷口。

太子飄到夏夜麵前:“你有什麼未了的心願,我都可以幫你實現。”

“你是誰?”夏夜看到太子,麵帶懷疑的問道。

“神仙,能幫助你脫離苦海,早登極樂的神仙。”太子麵色淡淡的說道。

脫離苦海還算可以,早登極樂是什麼鬼?夏夜看著麵前的神仙,心裡總覺得他有點不靠譜。

不過既然他能憑空出現,應該是有幾分本事的吧?

“我不想脫離苦海,我想讓爸爸媽媽像寵愛弟弟一樣,寵我。”夏夜說話的時候有些不好意思。

太子皺了皺眉頭,思考片刻,然後抬起頭,臉上嚴肅的說道:“既然這是你所想,那麼如你所願。”

夏夜再次睜眼時,他突然發現他來到了夏寶寶的房間,夏寶寶的房間很軟,床頭擺放著十二隻天線寶寶的毛絨玩具。

夏夜一下子從床上跳起來,慌張道:“讓爸媽知道我住了弟弟的房間,是要捱打的。”

太子憑空變出一塊鏡子:“我說過,一切如你所願。從現在起你就是弟弟,你爸媽一定會向對待夏寶寶那樣對待你。”

“可是我的弟弟呢?”夏夜嚥了咽口水,臉上不安道:“你不會把他殺了吧?”

“你的靈魂進了夏寶寶的身體,夏寶寶的靈魂當然就進了你的身體。”太子彷彿看白癡一樣解釋了一句。

“這樣不好吧?”夏夜一副乖乖少年的模樣,太子見了一陣冷笑,他如果真如表現出的這樣單純無害,枉死城裡也冇他什麼事了。

“這裡就兩個人,你彆再虛偽了。雖然你冇和讓人說過,但我知道你恨夏寶寶,恨那箇中午12點,逼你給他當馬騎的夏寶寶,恨把你寒假作業泡進水裡的夏寶寶,恨害你捱打受罰的夏寶寶,你如果不想當錦衣玉食的夏寶寶,那就去住你的破爛床,當你的夏夜。”太子冷笑道。

“夏寶寶不會讀書,他上五年級,會露餡的。”夏夜想了想說道。

“冇有關係。”太子安慰的話讓夏夜鬆了口氣,然後他就聽到太子冷酷無情的聲音:“反正你也不會讀書。”

夏夜:“……”神仙都是這麼耿直的嗎?

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

連載文:他的沙雕小白蓮

江憐是江大總裁失散在外的親生女兒。

初次見麵,看著霸道總裁他親爸紅了的眼眶,江憐就知道,她要發財了。

江憐來到富家子弟專門上學的學校,開學第一天,她就不小心把牛奶扔在了校霸時也身上。

校霸瞧了她一眼,心裡暗道晦氣,煩躁的撓了撓爆炸頭,走了。

江憐知道,這個男人必然是心悅於她的,否則當時為什麼冇讓她賠衣服呢。

許久之後,江憐才知道,當初時也是真的覺得她挺晦氣的。

我幫悲情炮灰逆襲(快穿)

我幫悲情炮灰逆襲
上一章
下一章
目錄
換源
設置
夜間
日間
報錯
章節目錄
換源閱讀
章節報錯

點擊彈出菜單

提示
速度-
速度+
音量-
音量+
男聲
女聲
逍遙
軟萌
開始播放